一条心中只有学习的咸鱼

来一个repo_(:з」∠)_
假装自己收到了情人节礼物(●—●)

大约六千分之一的几率抽到的明信片
@昼道 大大画的真好啊|ω・)
而且感受到了大大对于黄轩轩的爱意
黄轩轩的图和妖猫传的图加起来得有这一打明信片的半壁江山了吧

开心

抽中乐透的感觉真好(ಡωಡ)

发了三遍都不给过又没有敏感词你们这样对我好吗(●—●)
P2正文,一个假影评,我也想好好写,我很努力了

各位知道这个消息吗
玄机要做《楚留香》的动画这件事

#那我的方思明老婆指日可待了#
#玄机:老子就是超生游击队咋了吧#
#娘娘!六个啦!六个啦!您要保住凤体啊!娘娘您的老大秦时还没完结呐!#




#烟#
#我还以为以网易的尿性楚留香今年之内会凉透结果他竟然勾搭了玄机准备做动画#
#你以为这样就能骗我去氪金打游戏吗?!#
#不,他会骗你氪金充会员看动画#

关于《侏罗纪世界2》的影评

父亲节,我陪我爸看电影
在月考前两天
真开心
有剧透,慎点

这部电影,不得不说,美国的特效那是真的棒,棒极了
我总是能猜到下一秒会有恐龙蹦出来,但是我在恐龙蹦出来的时候还是会被吓的一激灵。内心大骂“卧槽卧槽”
#系统提示您请您保持镇静,您的父亲正在您的身边#
Blue小姐姐,攻爆了,绝对的,超级护爹。
【我今天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爹吃胖了,跑不过恐龙了,我也要罩着他】
可惜闺女大了不想住小屋子了,跑了
#还跑去居民区了#
#我想想就害怕#
帕帕,帕帕,作为星爵他距离肥胖就差一碗饭了,所以作为欧文,他仍然距离肥胖就差一碗饭。尤记2015年,他骑着摩托车和四姐妹一起穿过丛林时如雷神一样铁打的肌肉,如今胖的。算了,第三部总能减回来的。
【欧文同志,革命大业尚未完成,带上你的工具,先别造小木屋了,抓恐龙去吧】
然后说说小女孩,梅茜。emmmmmmmmmmmmmmm(눈_눈)
怎么说呢?
我觉的没什么好说的,我对于她所有的疑点都可以集中在后面我要说的,暴虐迅猛龙身上。另外一提
她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要放过她,小小年纪就圣母情怀创造侏罗纪世界岁数大了岂不是要毁灭宇宙?!
【他们都是绳命啊!和我们一样的绳命啊!】
好了我们来说说本篇大BOSS,Dr.吴的第二作死大作,暴虐迅猛龙,emmmmmm,先生?
我对于他那是相当的敬佩相当的害怕,比我看到苍龙游出闸门还害怕。这位仁兄,拥有高强的身体素质和一双可以落地的前腿。
#我很疑惑,您的两位母亲前爪都不能落地,您的前爪是怎么落地的呢?#
开玩笑开玩笑。
他在被佣兵两针麻醉剂放倒以后pia一下倒在了地上。当时我就觉得不大可能,这么牛逼的恐龙这么随便就被放倒了?一看就是诈死啊!那当然不可能,人家超聪明的,人家装死吃到了龙生第一餐诶。而且,在佣兵打开了笼子门【这是全片第二傻逼的行为,最傻逼的是后面打开大闸门】以后,走了进去,企图拔牙的时候,他高兴的晃着自己的尾巴嘴角微微上扬。
这里我没看见,是我旁边的大兄dei说的
你看他笑了。
操你妈操你妈什么玩意他笑了?!
然后笑得越来越开心(●—●)
而且在前面他就已经见过了梅茜。他当时伸出了自己的半米长爪,但是,他是一条食肉性恐龙,如果他要吃,那肯定是快准狠的把小姑娘一爪子捅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可他没有,他貌似很温柔的顺了一下小姑娘的头发。【然后吼人家】到了后面也是,他没有着急吃了到手的鸭子布莱尔而是在梅茜尖叫之后追了过去。然后爬上了梅茜的屋子,非常绅士的,打开了门,后脚落地,走了进去。还他妈敲了两下木地板,仿佛在示意“我来了,我在这。”
我发现这只迅猛龙很不一般,贼鸡儿秀,喜欢一边走一边用自己的尖爪敲地板,并不是整只爪子挠地板而是敲。这就让人感觉他的脑子绝对和人类是一样的。他像个年轻的爱显摆的小伙子一样,走到哪里都要招摇过市。
#毕竟人家俩妈都比你聪明#
接着说,这只迅猛龙我觉得他对于梅茜在一定程度上不构成威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你不是想吃就吃的吗?那你为什么在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不快点下手张嘴就咬而是爪子小心翼翼的蹭过床单又把嘴伸过去,我总感觉如果欧文没进来下一秒他会伸出舌头舔一下一下小姑娘【或者一嘴吃了她】
两个克隆生物,我觉得暴虐迅猛龙对于梅茜的感情并不像Blue和欧文那样属于父女关系,而是某种不正当男女关系
#瞎猜的随便吧我觉得是#
但是死法太挫了,随随便便从屋顶上摔下去就被插死了?啊?这什么鬼死法?比第一部的暴虐霸王龙的死法还过分好吗?!人家好歹是被阴险狡诈的人类引到海边被苍龙吃了,这么憋屈的死法我不服啊!人家这么聪明你就让人家真么死了?!

反正出了第三部我肯定会去看的,我很期待第三部暴虐迅猛龙得到一个名字。因为那几颗蛋我觉得就是他的。
祝愿侏罗纪世界的人类们,活得开心。

大家品品
一篇脆皮鸭文学作品
文笔好
也能过作文大赛

你们看完图也行行好去给我写的文点个红心行不行
是我写的太不好了吗你们都给这位大哥点红心(●—●)

我说一下作文不是我写的
但如果有朝一日我遇到写这篇作文的大哥我一定会和她说这件事的

【破戒】

改编自,叶圣陶杯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作文
一会发原图
去年就看到了今天突然想起来了
媳妇敲碗等着呢
cp随意
后期剧情崩了,求别打我
刀子?
祝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
(●—●)

【1】
这是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
孤岛上住着一个无名僧人,无名僧人守着一间无人的小庙。僧人每天坐在礁石上,波浪打在礁石上,感受水珠溅在脸颊上。他无声地看着海水翻滚,吞吐着亘古不变的细浪。
那一天,一个奄奄一息的年轻人被海浪裹夹到沙滩上。年轻人身上有多处剑伤刀伤,衣服的破口与结痂的伤口粘在一起。无名僧一碰,年轻人就锁紧了眉头,只是一声不吭。无名僧碰了一下他的身体,温度高的吓人,跟本不像是刚从冰冷的海水里出来。
高烧,重伤,这可真是要命。无名僧心想。
无名僧走遍了全岛,采集了所有可用的草药,终于让那个年轻人活了下来。
无名僧小心翼翼地把伤口上的血布块撕下来,抹上草药泥又赶紧用干净的布条缠上,也摘下来他围在脖子上的围巾。
无名僧心说
这施主生的这般好看,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呢?
真是造化弄人啊。
【2】
年轻人是个杀手,是个亡命徒,是个让全江湖人听了都闻风丧胆的家伙。无人见过他的真实面孔,无人知道他杀人的目的。只是因为在江湖上无亲无故,被仇人围攻,迫不得已才跳进海中。亡命徒觉得自己死定了,但没想到大海没有吞噬自己,反而把自己推到了一个荒岛上。
准确来说不是荒岛,因为此时他醒来时旁边是一团温暖的篝火,他看见的围巾被挂在一个木架上烘着,旁边坐着一个打坐的和尚。看见他醒了,温和地笑了笑,“施主醒了?喝点热汤吧。”
亡命徒正想抄刀,可发现刀不见了。抬头去看那和尚双手捧着双刀,说道:“这是施主的吗?贫僧在海滩上捡到的,和你身上衣服的颜色有些相似就先收回来了。”
亡命徒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已不是自己那件暗紫色的门派服装,而是一件浅黄的僧袍。
“施主的衣服几乎破了,我就先脱下来换成贫僧的僧袍了,还请施……”
话还没说完,亡命徒就夺过刀一个猛扑把和尚按在地上,刀上的暗香特质毒药恐怕已被海水冲没了,但仍然锋利,和尚只是被抵着脖子,就已经划出一道血痕,只是那和尚并不反抗,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脸上没有笑意,亡命徒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这种神色。
“你不怕死?”亡命徒问道。
“怕死有什么用?贫僧这条命本就是佛祖保佑捡来的。再者,施主若想杀我,贫僧如何拦得住?”
和尚神色淡定自若,亡命徒从他身上起来,坐回原来的位置,裹紧了从自己身上滑落的毯子,把半张脸埋在里面。
和尚看着他微笑,把一碗热汤摆在他面前。热汤冒着热气,散发着香味,亡命徒矜持了一会,就把汤端起来一饮而尽,差点呛着。和尚乐呵呵地挪过来拍着他的后背。
“施主别急,还有很多,没人和你抢。”
【3】
亡命徒伤没好,也出不了岛。原先因为伤太重不宜走动就在庙里躺着,闷在屋里,也终是无趣,等伤好了一点,能动了,就天天找和尚说话。和尚去采野菜时跟着,和尚去摘野果时跟着,和尚去收晒得盐时跟着。晚上吃完东西,和尚又坐在礁石上看着茫茫大海。只是这回,亡命徒也坐在他身边。今晚的海洋很宁静,波浪并不汹涌。亡命徒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从江南的芳菲落英到金陵的灯火通明,从中原的壶口瀑布到华山的红梅映雪。亡命徒提到了暗香,他自己的门派,隐于雾霭幽谷,遍地丛生的兰花,亲切的同门。看和尚一直不搭腔,只是看着他,无趣的撇撇嘴,问道:“你不回我话,老看着我干嘛?”。和尚笑眯眯地回了一句:“施主生的好看,贫僧想多看两眼。”亡命徒骂了句登徒子,差点没把僧人从礁石上打下去。他抬头看着海岛的夜空,没有灯火,星河明亮,亡命徒指着天上的星星问僧人:“你可听说过,不见的人会化作天上的星辰。”僧人不闹了,双手合十施了个礼:“阿弥陀佛,佛曰,六道轮回,一切皆有因果。人有悲欢离合,劝施主早日放下心中执念,方能无悲无喜,今早得到解脱。”
僧人的话于亡命徒就像过堂风,轻飘飘的淹没在海浪声中。刚刚还一副登徒子的样子,谁会信一个淫僧说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僧人没看到亡命徒,直至将近晌午,亡命徒回来了,带着无数猎物和一身血污。亡命徒啐了一口血沫,骂道:“他娘的你这岛不大山里怎还有老虎?”僧人看着他摇摇头,转生进屋,将刚洗净没几天的干净布条取出来给他包扎。包扎时僧人不似第一次包扎时那般小心翼翼,使了劲力,疼得亡命徒哀嚎连连。“施主下次可别再进山胡闹,若是死在山里,休怪贫僧无义,不给施主念超度经了。”亡命徒突然笑了出来,边笑边说:“你知道我手上有多少条人命吗?超度不超度已经无所谓了。留在人间化为厉鬼,过了鬼门关,也是下地狱的待遇。”僧人又露出了那次被他拿刀按在地上时的神色,手上捻着一串檀木佛珠。亡命徒想起来了,那是他为了逃牢狱去少林寺烧忏悔香时看到的,那尊金佛像的神色。怜悯众生的慈悲像,却又有一丝无情蕴在其中。
让人看了生厌,看了生寒。
“莫要怜悯我,我倒叹你受着孤岛桎梏,否则做个浪迹天涯的苦行僧,见世间众生百态,冷暖悲欢,也是顶好。荒岛孤僧,连人世都未曾见过,还谈何轮回因果?”亡命徒笑道。
僧人不语,转念珠的手停下了。亡命徒分明是看见了,那双本就如深潭般的水,仿佛冻成了华山的龙渊。
这和尚绝不简单,绝不。亡命徒如此想到。
【4】
无名僧沉默了七日,这七日内亡命徒的话茬他一句没回,亡命徒有那么一刻几乎认为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哑巴,从来没和自己说过话。亡命徒继续上山打猎,故意与僧人分开,终是忍不住,从庙里出来,去寻那僧人。
无名僧盘腿坐在那礁石上,一双如死水般的眼睛凝视着眼前的滔天海浪,亡命徒抱臂站在他身后,喊了他一声:
“秃驴!你下来!”
和尚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撑起身从礁石上跳下来,朝他走过去。
和尚做了一锅野菜汤,喝了一口却比平时鲜了许多。他抬头看着正在烤鱼烤鸟的亡命徒,亡命徒也看着他,亡命徒有点心虚地挠了挠头,说:中午你也不吃饭,就在礁石上坐着。我就自己做了锅鱼汤,额,这算破戒吗?
和尚终于露出了笑容,又喝了一口汤,说:“应该不算,一会我得给被你吃了的小施主们念超度经了。”
亡命徒看见这死秃驴终于乐了,胆也大了起来,拿起一串烤鱼伸到无名僧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大师尝尝我的手艺?可好吃了。”却被僧人边说着使不得使不得边笑着推开了。
亡命徒吃完躺在榻上歇息,僧人在旁边念着超度经,亡命徒听得烦了,做起来敲和尚脑壳
“别念啦,爷我听着烦。”
和尚不听,接着念。
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得更烦了,拿起刀用刀把戳他后背。
“你再念你信不信我一刀了解了你。”
和尚回过头看着他,笑眯眯地说
“施主舍得?”
亡命徒听了登时来气。“我怎么舍不得?!”说着就把刀把换成刀刃劈向僧人。僧人一个闪身,刀刃劈了个空。
“你真是个普通和尚?普通和尚能躲得了我这一刀?”亡命徒看着他,语气里有一丝敌意。
“贫僧何时说过贫僧不习武了?”
和尚笑呵呵地回道。
【5】
亡命徒在一个清晨离开了。用岛上的树做成的船离开了。这座孤岛留不住他。他的心仍在那飘渺红尘中。于是他借着一阵风出发,太阳月亮和满天繁星会为他指名方向。僧人转着念珠坐在礁石上抬头看着天空。
“大师,此去山高水远,怕是再无相见之日了。”亡命徒看着僧人。僧人点点头,“除非我出岛,就算我出岛,也不一定找得到你。”
“那大师,我死后你可能渡我?”
“大师可别把我忘了,这地待着冷清,没准再过个十年你就出幻觉了,就觉得从来没有人来过呢?”
僧人抬头看着亡命徒,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仿佛在说什么。
“你怎就这般确定我会去渡你?”僧人问道。
因为你是我心中的佛。亡命徒没说出来,只是在心中默念。
僧人没多说什么,站起身来,问道:
“施主,你得告诉我你姓甚名谁,我才好去寻你,好去渡你啊。”
这番谈话的第三天的清晨,和尚走遍了全岛,确认没有那个人的踪迹了,就回到那块礁石上打坐。耳边只有海浪打在礁石上的声音,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明明海浪声很大,但慧伽觉得这个世界静的可怕。
三个月以后,僧人找到一株长的极好的白色木芙蓉,小心翼翼地刨开土,从花根下挖出了自己的金刚杖和金刚杵,复又把花埋回去,道了声阿弥陀佛。
“多谢芙蓉施主守我杖杵多年,贫僧本觉再无出岛之日,可惜突生变故,要留你一株草木在岛上了。”
僧人潜入水中,拖出来一只船,完好无损,尚可使用,带着一只紫金钵,一串檀木佛珠,离开了荒岛。
既要渡人,先需寻人。
【6】
无名僧没想到自己还会动凡心。
亡命徒虽说杀人不眨眼,但真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眉眼含笑时,一双桃花眼是极勾人的。
亡命徒喜欢跟着他,和尚倒是不烦,自己在这孤岛上生活了十年,寂寞总归是有的。所以身边有人陪着,总是高兴的。
只是他没想动凡心。
一开始只是高兴他陪着,只是,慢慢的就不一样了。僧人的情绪开始被亡命徒牵着走,亡命徒笑起来时他心里也跟着欢喜,亡命徒好像不高兴时他心里着急。
僧人心想完了,这是要破戒了。
那晚和尚看着睡得熟了的亡命徒,手不自觉的捻起对方的头发。复又低下头,在他眉间落下轻如落羽的一吻。
这是一切的结束了。僧人心想。
第二天他就走了,他明明感觉到床边站着人,他感觉那个人向他伸出手,复把手缩回去,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无名僧本以为自己能回到以前孤苦的清修生活,却没想,终是忍不住了。
他离开岛的那日黎明,东方生起一颗耀眼的启明星。
【7】
江湖上开始盛传那位荒岛高僧。他眉眼含笑,如慈悲观音。所到之处,铲除奸邪救死扶伤。他走过江南桃花微雨,走过金陵繁华闹市;他走过中原壶口狂流,走过华山红梅映雪,最终去了少林。少林掌门天澜大师见了他,白须颤抖,半天才缓缓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留下吧。”无名僧没有留下,只是得了新法号,启明。
无名僧本不是无名僧,而是无明僧人。因寺里有人看他不顺眼,将他这法号以有辱大明的罪名告给了官府,又塞了几百两银子,官府不介意多死几个冤魂,展开追捕。无明迫不得已,乘船离港,在茫茫大海上漂了数日,终是漂到这个荒岛,于是将金刚杖金刚杵埋进山中,又在上面种上带来的几颗木芙蓉花种,心想与尘世永别。这一住就是十年。
只是世事难料啊。
【8】
僧人从未奢望过寻到一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杀手,却也没有放弃过。
一天子夜,他在深夜酒馆喝茶,忽听得一个华山少侠在那里讲故事。说的是一个亡命天涯的暗香杀手。
“他一次被仇人追杀,掉进海里,结果几个月后却又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还毫发无伤的样子,说是被一个荒岛上的和尚救了,这可真是奇遇。”
启明站起身去问那华山少侠可知这亡命徒现在何处。
华山少侠看着他发愣,眼神空洞。启明心底一沉,便知结果。
华山少侠将他带至山林,走了半夜,直到天快亮才找到,一冢孤坟。
“他走的时候嘴里念着‘无名,无名’,原来是你。”
“他好像很喜欢你,总提起你。”
“这是他唯一的遗物,既然遇到你了,就赠予你吧”
那是一朵银制兰花,映着晨光,像是那亡命徒明亮的眸子。
他在坟前坐了一天一夜,一直念着超度经,念着念着,他听到渺远的哭声。半晌发现,哭的人正是自己。
他想起自己在深夜酒馆里听到的,一个云梦姑娘流着泪说道。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9】
多年后江湖仍有那逍遥孤僧的传说,人们说他为寻一亡命徒游过大海,行过人海茫茫。浪迹人间六十载,终圆寂于少林。
据说他极信奉地藏菩萨,以地藏菩萨的八字真言作为人生信条。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他明白自己不是佛,亦渡不尽世间苦厄。
他明白自己心中有魔,却心甘情愿受那万劫业火。

end.

P1是从别人那里截的方思明小传
P2是眠狼太太在画他俩的海报的时候说的

我不是很理解惺惺相惜这个概念
惺惺相惜不应该是互相扶持互相帮助那种吗?
这他妈怎么看都不像是惺惺相惜啊
像是方思明被原随云单方面囚禁甚至虐待啊
这什么狗东西啊?!

在码人设(●—●)
设置了两个和尚认识的朋友,俩姑娘,云梦和暗香的(●—●)
想加入的朋友还有一个空位,可以码一份人设给我。(●—●)
最好是华山的,武当那边吧也行(●—●)
最好不要再是和尚了(눈_눈)
这是剧情需要(눈_눈)

【少暗emmm暗少?】红尘无情•壹

蛤蛤蛤本来是520的福利结果码到了522蛤蛤蛤蛤
是给媳妇写的
媳妇叫我写暗少可我觉得人设上不妥
所以随便写了点
有空写后续
名字瞎取得,企图高大上并表达立意。
【以下经历取材自我和我媳妇,经过艺术加工】
【暗少尽量别点进来了我不想伤害你们】
【人设】
【见我上一篇动态】
祝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

                       造化无情人有情,
                       有情方被情所困,
                       无情逍遥人世间。

慧伽出家那天天气极清爽,秋日的风吹散了最后一丝夏日炎热。慧伽摸了摸头皮,戴上了斗笠。
“为何入我少林?”
“苦海无涯,红尘滚滚。”
慧伽一度不喜红尘,也从不觉的佛家大忌的“情”有多可怕,他觉得“情”是极无用的,一丁点精神上的欢愉罢了。谁若是因“情”而迷了心智,那绝绝是个蠢才。于是在少林寺日日青灯古佛相伴,也没什么勾起他的兴趣。
“大师,你帮我家小姐测个签吧。”
小丫鬟拽着慧伽的衣袖说道,背后是用轻罗小扇遮住脸孔轻笑的富家小姐,
“姑娘,贫僧不是测签的和尚,你去找别人吧。”
慧伽是生了个不错的皮囊的,自来少林寺后心性渐改,竟也同师兄们一般把原来冷凛的脸笑得温和起来。这一笑那富家千金竟红了脸,拽着自家丫鬟就跑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见过慧伽生气,悲伤,也仿佛这种负面情绪在少林寺这清净之地是不存在的。
“你没觉得你老是乐呵呵的笑眯眯的有点瘆人吗?你师兄弟笑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效果。”
云梦姑娘吸溜吸溜的吃着少林寺的浆面条用筷子指着慧伽说道。慧伽露出笑眯眯的表情,芸蔚赶紧低下头吃面。
【真的很让人害怕啊】芸蔚在心里默默呐喊着。
芸蔚是云梦弟子,日常要来少林寺做课业,那日策马差点撞了慧伽。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就熟捻了起来,寺里还有人打趣慧伽说是这么好看的姑娘在你面前坐着,你一点想法都没有?慧伽说:
“芸姑娘是个好姑娘,但不扰我修禅。”

慧伽是在年节前的几日遇到了展平生。暗香少侠裹着厚实的围巾只露出半张脸,一双眼睛眯起,瞧着货摊前的和尚。慧伽低头和摊贩交谈,般若冠滑落露出了前些日子刚剃干净的光头。暗香少侠玩性大发,摘了手甲闪身过去在光头上摸了一把。慧伽还没缓过神来就跑掉了。
“谢谢款待啦,大师~”
慧伽能听出这个施主愉悦的心情,只是无奈的笑笑戴上了般若冠。
【江湖茫茫,过客罢了】
【不过刚才那个施主确实挺可爱的】
抱着一堆东西跟在无器师兄后面的慧伽如此想到。
“即是过年,烟火气息重,想下山玩的便去吧。”
“慧伽,你是小辈里心性最佳的,你随他们一起下山,盯紧了些,切莫让他们闹出甚么乱子来。”
于是在天澜大师和普照师兄的嘱托之下,慧伽被迫在寒冬腊月离开温暖的禅房和同辈师兄弟离开少林寺。慧伽心情非常复杂,自打出家,没了牵累,慧伽从商,一年好几个月都在路上,终于可以在年节舒舒服服的睡一觉,还得出来带孩子。
慧伽自己没什么花销,钱到是攒了不少。除了给寺里纳贡之外,剩下的都留下了。
“诶,慧伽师兄,大过年的,你不回家看看吗?”
湛江瞪着眼看着自家师兄,非常疑惑,下山的师兄弟多是回了家,现在就剩一个单纯下来玩的自己和慧伽。慧伽仍旧笑眯眯的,给了湛江一把碎银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回过了,不回去了,你拿着这些银子,也回家看看吧。”
湛江几乎是看活佛一般看着慧伽,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谢谢师兄就一溜烟跑了,独留慧伽一人在金陵城的大街上。湛江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迫不得已送了这个小的来少林寺。一是少林不差这口饭吃,二是将来学了点本事还能出去赚钱。慧伽知道些事,就把平日攒的银子拿出来给了湛江。这下只剩慧伽,于是慧伽就寻了全城唯一还开着的酒楼,上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壶正山小种慢慢品着。外面的鞭炮声终是消停了一点。慧伽看着烟火,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哟,大师,这么巧的吗?”
慧伽抬眼看去,一时没认出来面前的人是谁。但嘴角习惯性的上扬,露出慈和的微笑。
“施主是…?”
面前的暗香弟子眼角抽动,小声地“嘁”了一声,于是自顾自地坐下,叫小二上了壶酒。
“那天摸了你的秃瓢的暗香弟子。”
慧伽想起来了,笑眯眯的说:
“抱歉女施主,你那时裹得太严实,贫僧实在认不出来。”
展平生眉头跳了跳,当场就炸了。
“你说谁女施主呢?!暗香男弟子没见过吗?!”
慧伽那副笑咪咪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阴谋得逞一样,让展平生看了非常不爽。但也只是骂了一句,又坐了回去。把酒壶拎起来倒进慧伽面前空了的杯子里。
“喝。”
“施主,贫僧出家人,不饮酒的。”
“你们出家人怎么这么难伺候。”
展平生拿过慧伽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复又丢给慧伽,慧伽抬手接住,平稳地放在了桌子上。
“施主打算如何伺候贫僧啊?”
展平生看着他那张笑脸听着这句话又是来气。骂了句淫僧,全然不顾甚么江湖传闻,将围巾拉低方便饮酒,露出自己的一副姣好的面孔。慧伽只是盯着展平生看,也不说话,没一会儿展平生就被盯得浑身不舒服了。
“你个秃驴老盯着我做甚?喝你的茶去。”
慧伽这才回过神来,又是一声抱歉,将茶到了半杯举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展平生。
“既然又遇到施主了,那便是有缘之人,贫僧以茶代酒敬施主一杯。”
说罢把茶一饮而尽。
“贫僧还不知施主名讳,不知…?”
“展平生。你呢?”
“贫僧法号慧伽,幸会。”
无处可去的慧伽陪不知怎么也冒出来的展平生闲聊了一会儿。一般都是慧伽提出话题,然后被展平生结束话题。一向善谈的慧伽碰了一鼻子灰,又不好说什么,只好自顾自的吃起陪湛江买的兰花豆。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
“你能别吃了吗,你这个声音让我感觉像在磕坟头。”
展平生打断了吃豆子的慧伽,满脸带着嫌弃,慧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把兰花豆伸了过去。
“施主吃吗?”
“不吃,我不吃兰花。”
“为什么?”
“因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就不说了,贫僧不为难别人的。”
展平生瘪瘪嘴,还是说出了原因。
“掌门喜欢兰花。虽然我讨厌那种劳什子的东西,但掌门喜欢。”
这倒是慧伽能想到的答案。江湖上传闻,暗香掌门深得弟子之心,全门派上下没有一个人对他有什么怨言。慧伽觉得那几乎是一个教派,里面的每个人都信奉着那位兰花先生的“以杀止杀,以血还血”的信条。不过与一般少林弟子不同,慈悲心肠使他知道生命极珍贵,但有些时候,必要的超度也未尝不可。所以他不介意与一个暗香弟子对饮。
【更何况是个美人呢?】
下山的这几日以来慧伽自觉又沾了些不该沾的世俗气息,心想回了少林寺定是要念经抄经来静心的。一声烟花炸响的声音把慧伽拉了回来,方只旧岁已过,张嘴道:
“展施主,新年安乐。”
只是没有回答。展平生面颊微红倚在凳子上闭着眼睛,看起来是一副睡着了的样子,酒杯还在手里,酒水尽数淌到了地上。慧伽摇了摇头,轻轻地把酒杯从展平生手里拿出来搁在桌上。又轻悄悄地去叫小二开了间房,把展平生打横抱到床上,盖上被子掖好被角准备离开时却被展平生拽住了衣袖。
“展施主?”
“你这秃驴,不解风月……”
话没说完展平生又睡了过去,慧伽笑了笑,轻轻掩上门出去了。给那小二几吊钱结完账,就策马离开了。路上冷风吹刮着脸,也吹散了刚刚沾到的酒气。慧伽本来冷下去的脸突然又笑了。
【小野猫吗?倒是有趣,不妨……
逗逗他】

tbc.?

有空码后续
诶等等我得码个细致的人设出来
我还得好好思索一下剧情
小红心儿也是动力啊朋友们!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欢迎捉虫!